证券时报丨胡月晓:经济泡沫处理与企业家精神

时间:2020-01-14浏览:10设置

  企业家精神表现为“积极提升才能+勇于冒险寻找机会”。经济活力增强需要人人都发挥出自身的创造性,并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做出应对。企业家精神并不限于企业家,人人都可以有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非企业家的精神


  市场经济中经济活力蓬勃之时,必然是经济运作中所有人都积极作为,人皆尽力发挥基于自身认识和条件的创造性的时期。企业家精神的通常理解,是企业家勇于冒险,发挥自身经营才能,积极寻找利润机会的行为和心理状态。企业家精神为人所共知的界定,通常为“积极提升才能+勇于冒险寻找机会”;可见,企业家精神基于人的创造能力和主动性。在市场经济中,人人都具有创造性,经济活力增强需要人人都发挥出自身的创造性,并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做出应对,因此,企业家精神并不限于企业家,人人都可以有企业家精神。

  在现代职业经理人制度普遍发展的情况下,企业家经常并不是资本拥有者,作为资本的受雇人也不能说是资方代表,因为职业经理人的利益和资本的利益也不一致。企业家在其经济分工中的作用和体现,在于其能根据自己对未来不确定性事件发展的看法,做出判断并采取行动。在这个意义上,企业家只是代称,市场经济中人人都是企业家,都天生具有潜在的企业家才能,能够寻找利润机会,并基于此采取行动。企业利润并不是资本承担风险的报酬,而是企业基于企业家才能发挥企业家精神而获得的报酬。现代经济体系中,大量科技企业从无到有的发展壮大进程,正是企业家精神不断发挥作用的进程,企业家精神是这些创业者在“车库”小作坊里起步阶段,就开始发挥作用。


经济泡沫化:不利于企业家精神发挥


  经济泡沫化只能激发市场的投机精神,人人都去投机,都去“博彩”,都去寻找价格上涨的机会。经济泡沫化时期,价格的上涨几乎是普遍的,就如2003年后十余年来中国的房地产,你的创造性就是得到上车的机会,并且尽最大可能放大投机的收益,即尽一切可能加大杠杆。中国的经济泡沫化发轫于房地产市场,并引起相关领域的“次生”泡沫化,如信托市场、各类表外融资市场等。如果说泡沫化初起之时,因房地产市场繁荣对其它行业的拉动作用,或者房地产市场繁荣引发的需求膨胀,拉动了总需求的快速扩张和经济繁荣,还可以说楼市泡沫对经济增长整体作用正面;那么在泡沫化的中后期,因楼市泡沫对国民经济供给端的抑制作用开始占上风,如资源挤占、提升土地成本,尤其是对全社会实业氛围的损害,房地产行业本身发展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早已弥补不了其泡沫对经济整体供给压制和总需求下降的整体负效应。这种整体负效应在宏观领域中的典型表现,就是中国经济近几年持续的消费和储蓄的双下降。一般来说,消费下降,储蓄该增长,何况中国同期投资增长也在下降,中国储蓄、消费、投资三者同步下降的局面,正是房地产泡沫对中国经济供给产生抑制作用的典型体现。2008年危机之后,中国消费增长就由当年的21.6%高位开始,处于持续下降状态。2013年之后,中国国内储蓄增长开始持续处于10%的下方,相对于之前长期20%左右的增长,高储蓄已不再;与此同时,储蓄的下降,并没有带来消费的增加,同期国内消费增长更是在前期快速下降的基础上,处于持续下降通道之中,并于2018年也下降到10%下方,仅为8.9%。

  随着经济泡沫化的持续,经济行为主体对经济前景的信心也将受到严重影响——尽管对“击鼓传花”游戏结束鼓声何时想起存在分歧,但对泡沫经济终将逆转的看法是一致的。企业家才能本质上是对不确定性的处理,当泡沫经济持续较长时间后,企业家对不确定性的处理行为变得高度一致——回避。当回避成为经济行为人普遍选择时,经济整体运行的表现就是停滞,发挥积极主动性和创造性的企业家精神就在客观上成为多余。


抑制泡沫:方能激发经济活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重申“房住不炒”的房地产行业发展定位,实际上表明继续抑制行业泡沫的决心。没有企业家精神的普遍复苏,就没有经济活力的恢复,因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是转型和升级,并非简单的周期复苏,而宏观上的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过程,必然是微观上经济行为主体竞争性地积极发挥主观能动创造性的过程。

  因此,中国经济要走出延续6年有余的“底部徘徊”阶段,坚持“去泡沫化”是基本前提;“去泡沫化”并非等同于“去杠杆”。“去杠杆”的着眼点是风险处理,政策目标是金融体系的稳定和宏观经济运行风险的防范,对策是宏观审慎体系;“去泡沫化”着眼点是激发经济活力,消除经济泡沫对经济供给和需求的“双压制”影响效应,重新激发经济行为主体的企业家精神,重新激励经济体系中人的创造性和积极性。从企业家精神的内涵界定可知,企业家精神包含“经济创造”和“风险承担”两个方面,在经济泡沫化时代,企业家精神仅局限于“风险承担”,“创造”的功能变得不再重要。经济行为人基于风险承担追求利润,失去了“创造”这一经济发展之根本,这样的企业家精神也就发展不出真正的企业家,这时会有大量成功的资本运营者、压对“泡沫”变化节奏的商人,但在实体领域坚守的企业家,会很少。只有坚持持续抑制泡沫的经济方针,正确的企业家精神才会重新回归,全社会才能重新焕发出从事实业的氛围,中国经济活力方能充分焕发。


阅读原文


作者胡月晓(中国金融研究院)

来源丨证券时报

编辑丨肖启玉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