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报丨殷德生:构筑全球贸易枢纽 打造亚太投资门户

擘画国内大循环中心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战略链接的新蓝图

时间:2021-05-10浏览:10设置

  近日,上海市政府审议通过并印发了《“十四五”时期提升上海国际贸易中心能级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沪府发[2021]2号)。《规划》明确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进入加快提升能级的新发展阶段,服务于构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按照《规划》,上海要在“十四五”时期,实现上海国际贸易中心能级跃升,基本建成全球贸易枢纽、亚太投资门户、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亚太供应链管理中心、贸易投资制度创新高地,全面建成国际会展之都。日前,上海市商务委员会特邀四位专家撰文,对《规划》进行深入解读。


构筑全球贸易枢纽 打造亚太投资门户

  “十三五”时期,上海基本建成了与我国经济贸易地位相匹配、在全球贸易投资网络中具有枢纽作用的国际贸易中心,在规模指标上实现了“大满贯”:上海口岸贸易额位列世界城市首位,集装箱吞吐量连续11年居世界第一;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电子商务交易额、服务贸易额均位列全国城市首位;上海成为中国内地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最集中的城市,跨国公司产业链布局的首选城市。
  “十四五”时期,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面临的外部环境更加复杂多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及国际政治经济地缘新特征新变化,既带来前所未有的新挑战,更蕴含前所未有的新机遇。一方面,全球贸易壁垒增加带来新变化,尤其是高新技术产品进口制约因素增多、不确定性加大,全球供应链深度调整形成新布局;另一方面,国际经贸规则重构引领新变革,特别是数字经济与贸易规则的大国博弈日趋激烈。“十四五”时期,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的发展目标瞄准能级的全面跃升,首位任务是基本建成全球贸易枢纽与亚太投资门户,顺应了国际贸易发展的三大基本逻辑和趋势——投资驱动贸易、数字驱动贸易和规则驱动贸易。

集聚驱动贸易
构筑全球贸易枢纽


  上海国际贸易中心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就是能级跃升,而这要依赖于要素资源的集聚和高效配置,加快形成贸易规模稳定、集散功能强劲、竞争优势明显、链接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全球贸易枢纽,成为服务经济和数字经济为主要特征的全球高端要素的引力场、融入全球产业链的桥头堡。
  立足于“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规划》提出两条基本路径:一方面,夯实要素资源的国内区域集聚,打造联动长三角、服务全国、辐射亚太的贸易枢纽。高水平建设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将其打造成开放共享的国际贸易中心新平台、引领区域协同发展的新引擎。另一方面,顺应全球供应链深度调整新趋势和世界产业链区域化特征,特别是与日本、韩国、东盟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良好的贸易联系,增强全球产业链向我国及长三角地区集聚。

投资驱动贸易
打造亚太投资门户


  以服务业的新一轮开放为突破口,将上海打造成新时期外资首选地,构建面向全球的投资促进网络。加快电信、科研和技术服务、教育、卫生等重点领域对外开放,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推动银行、证券、保险、期货、信托投资、资产管理、评级等金融领域开放措施率先落地。
  实施“总部增能计划”,打造高质量外资集聚地。鼓励跨国公司在上海设立面向全球的资产管理中心、销售中心、采购中心、供应链管理中心等功能性机构和开放式创新平台,构建外商投资全生命周期服务链。
  打造“一带一路”对外投资合作桥头堡,集聚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本土跨国公司,通过投资创新打造新型国际贸易发展高地,提升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能级。例如,探索建立“一带一路”投融资中心,引导更多社会资金共同参与。将投资驱动贸易作为推动贸易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关键动力,推动上海全面融入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体系。

数字驱动贸易
建设数字贸易国际枢纽港


  数字经济是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为核心要素,以数字技术和现代信息网络为支撑,通过数字产业和数字部门增长、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新型经济形态。世界主要国家和经济体在数字经济与贸易上的竞争日趋激烈。
  《规划》提出了建设数字贸易国际枢纽港的战略任务。以数字基础设施、市场主体集聚和公共服务建设为突破口,加快建设要素有序流动、功能完善、总部集聚的数字贸易国际枢纽港。推动虹桥商务区等特定功能区域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数据枢纽平台。打造长三角全球数字贸易高地,建设数字贸易跨境服务集聚区以及大数据产业集聚区。
  如今,数据资源的开发、算法、定价、流动与保护等深层次问题成为全球治理难题。《规划》注重探索推进数字贸易规则制度建设,在国际数字贸易规则制定上先行先试,更好地代表国家参与国际数字经济竞争合作,尤其是国际数字经贸规则博弈。围绕数字资产的确权、定价、交易、存储、转移等关键环节,健全数字经济领域知识产权综合服务、跨境支付结算服务。强化数据共享功能和综合配套服务功能,为数字贸易企业“走出去”提供数据合规咨询服务。

规则驱动贸易
率先高水平制度型开放


  我国进入了以制度型开放为主的新阶段,这是新时代改革开放的鲜明特征。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转变,不仅意味着更深领域、更加全面、更加系统的开放,而且是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必然选择,更是积极参与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重要举措。
  《规划》中,提出要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在制度型开放、增强配置全球资源能力等方面先行先试、形成能复制推广的经验,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超一流营商环境,构筑贸易投资制度创新高地。健全适应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法规制度体系。推进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条例以及数字贸易、电子商务、市场体系等重点领域地方性法规立法修法,强化对新业态、新领域的法治支撑与保障。
  当前,全球双边或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加速重构国际经贸新规则,高标准国际经贸新规则和新议题不断涌现,呈现出开放政策制度由边境向边境内延伸、开放政策制度体系的系统集成程度更高、开放政策制度由标准化向定制化转变等新的特征和趋势。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应着力推动开放政策制度由单项政策向系统改革拓展、由标准化向定制化深化,成为高水平制度型开放的先行者。“十四五”期间,重点推进浦东新区、自贸试验区和临港新片区高水平制度型开放。浦东新区率先推进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高水平制度型开放,率先加大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对外开放力度。自贸试验区和临港新片区则是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试验田。


阅读原文


作者殷德生(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上海国际贸易中心研究基地主任、首席专家)

来源丨解放日报

编辑丨肖启玉


返回原图
/